中国洛川苹果网
www.zglcpgw.com
全站搜索
搜索
新闻详情
洛川县新城堡故事——王家镖局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17-10-24 16:38作者:王志超来源:中国洛川苹果网网址:http://www.zglcpgw.com

王武氏1859年进了王家门,1860年就为王家生了一个儿子,王家为这个儿子取名王乃祥。取名之意:心怀宽广,有容乃大,此意为乃;辛福安康,吉祥如意,此意为祥。王武氏年轻守寡,操贞持家,饱含辛酸。少年王乃祥,命运多舛,历经磨难。一岁时父亲被人所伤,不久去世。一场人命官司耗尽家资,家道从此破落。三岁时母亲差点改嫁,弃他而去。八岁时就下田劳作,干着远远超过自己年龄的重体力农活。小乃祥体格健壮,聪明伶俐,天生一个练武奇才。王武氏将自己的一腔心血全部倾注在小乃祥身上,也将自己的所有希望寄托在小乃祥身上。教小乃祥练功, 经年不间。小乃祥勤奋刻苦,好学向上。王武氏将武家的武功一招一式传教给了王乃祥,王家的叔伯们见王乃祥可塑,也都愿将王家的武功教给他。王乃祥将王武两家武功融会贯通,身手非同寻常。

年轻王乃祥臂力过人,武功超群,为人处世比起其他孩子相对也成熟老练许多。十六岁时,王武氏给其娶了媳妇,十八岁时媳妇生了个儿子。王武氏心疼孙子胜过了儿子,王武氏为这个孙子取名秤锤,意即“吃了秤锤铁定了心”,以此彰显自己坚贞不嫁之操行。过了三年,王乃祥又添了第二个儿子,王武氏为其取名秤杆,意即公平,以此彰显现在家业兴旺,子孙满堂,是上天对自己的公平回报。

王乃祥从小则志向远大,长大后凭借着自己的武功武德,确保了城堡一方的平安,再创了王家镖局。为王姓家族争足了荣耀,将新城堡王姓家的族望推向了鼎盛。

段贤集又叫段先子,早先是段家的祖莹,后来水土流失,北西南三面都变成了深沟,仅东面与塬面相接。明末,李自成造反,屠菩提城与李家庄一万余口,这一带的人几乎被杀绝。王姓人家为了避乱,看到这里的地势便于筑城,从王家河举族群迁来到此地。举族群迁后,修庄子盖房,置办一应生活必需,使得族人精力财力疲竭,筑城之事只能推延。有清以来,土匪暴横,年馑不断,人民生灵涂炭,修城之事一拖就是二百多年。清末,回民暴乱,对这一带又进行了一次杀戮,致使十屋九空。回民暴乱平息了,土匪又彼灭此生,像韭菜一样,割了一茬又一茬。有幸当年王武氏只身驱逐回匪,保住了一村平安,方圆轰动,土匪震摄。后来王乃祥凭借自己的武功和胆识,组织村民自保,使得这一带的土匪二十多年间,烧杀抢掠每每绕道段贤集。就在这一短暂的相安时日,村民们出钱出力在村子东面筑起了一道厚两丈,高五丈的城墙。

穷乡僻壤的菩提塬上有这样一座城堡,方圆村庄甚是羡慕。“铜菩提,铁段贤”,就是这一地区民众赞美段贤集城墙的民谣。段贤集二十多年无匪患,城堡里的人口增加了许多,钱财也积累不少。这不得不让这一地区的土匪垂涎,恶贼们无时无刻不在窥视着“铁段贤”。“备周则意怠”,又高又厚的城墙给段贤集村民增加了安全的自信,同时也使城堡的防范有所懈怠。

1883年10月的一天下午,一杆土匪趁村人不备,窜进城内抢夺财物。那天下午,王乃祥正在东坪摇耧种小麦,突然间拉耧的马左拧右摆不踏耧沟。王乃祥纳闷,自家的马,使唤了多年,向来温顺,今天这马是咋了?纳闷间,只见那马朝着城堡的方向扬起前蹄长嘶。王乃祥朝着城堡方向一望,老远就看到有人携儿带女往城外跑。王乃祥断定城堡出事了。不假思索,当即解脱马,扳倒耧,脚踏一只耧把,手操一只耧把,一用力将耧劈作两半,手持耧把跑向城堡。

昔日整洁的村庄,顿时一片狼藉。王乃祥冲进城门,看到那帮土匪正在抢掠财物,还打伤了几个村民,顿时怒火冲天,瞪直了眼睛,抡动耧把大声骂道:“狗娘养的东西,看我今天不捶死你们”。匪头看到有人打进城门,呼喊众匪围了过来。村民们看到了王乃祥,瞬间有了主心骨,胆子全都正了,很快也都聚了起来,将土匪团团围住。这帮毛贼哪是众人的对手,土匪头子被当场打死,其余孽种全都被打得半死不活,趴伏在地。城堡免遭劫难,村民人人欢喜,为表彰自己的英雄,全村人设宴款待了王乃祥。

1898年,王乃祥39岁,称锤21岁,秤杆18岁。两个儿子在他的训教下都是一身好武功,王乃祥有了得力帮手。就在这一年,王家镖局重新开业。

熟料,镖局开业半年多,竟然没有一单生意。转眼到了冬天,还是没有生意。那年的冬天,天气特别冷。十一月中旬,北风夹裹着鹅毛大雪一连下了好几天。银装素裹,山峦村庄一片白,连树的枝杈上都积满了厚厚的雪。瑞雪呈祥,就在这雪天雪地,王家镖局开张了。

那天,屋外大雪纷纷,屋内热炕腾腾。王乃祥坐在热炕上,搂着一盆木炭火,抱了一把茶壶,一边品着茶,一边用火著翻动着炭火。将近午时,有人叩响了王府大门。来者一主一仆,穿戴严实,雪人一般。进得王家院子,王家人迎客人进屋,帮着除去身上的积雪,让其上炕坐在火盆旁暖和。王乃祥重新换了一壶茶叶,与客人边喝茶边叙话。窃喜,雪人带来了王家镖局重新开业后的第一支镖。这支镖是一批绸缎,从宜川运到庆阳,镖价很好,要件苛刻。即刻接镖,雪停启程,沿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得延误行程,准时到达目的地交镖。

镖局有了生意,王家父子的心一下子热火了。不要说是下雪,就是下刀子也绝不耽搁生意。招待镖主吃过午饭,父子三人收拾好行囊,即刻随镖主出发。说来也巧,午饭过后雪停了。一路顺当,半夜时分即到了宜川。为了不耽误镖程,连夜接镖。第二天天还未亮,王乃祥就叫醒两个儿子,招呼众人开始忙活。套马装车,捆绑货物,一切拾掇的停停当当。草草吃了早饭,镖队就上路了。

雪后的天气更冷,凛冽的寒风吹着哨声,猛烈地摇曳着树枝,偶尔再传来一两声乌鸦的哀叫。虽说是第一次押镖,毕竟操的是王家的旧业。母亲平时经常唠叨,行前特意嘱咐,该做什么,怎么做,王乃祥一点儿都不陌生,心中全都有数。

镖队出了宜川,一路西行,身后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轮痕迹,一长串散乱的脚印和马蹄印。还算顺利,中午时分到了英旺。在英旺吃了午饭,稍微歇了歇脚就上路了。约莫一个时辰后,来到了晋师庙梁的山脚下。

晋师庙梁是郎高山的一个山脉,山势险峻,南北延绵。晋师庙梁的东边是宜川,西边属鄜州,沿山势南行属洛川。春秋时期,晋师庙梁东边是晋,西边是秦。晋师庙梁是晋国的西大门,晋国常年驻扎着一支劲旅,以防强秦入侵。其间秦国多次进攻晋国,每次进攻,摧毁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这支晋师。在秦晋两国的长期混战中,秦国进兵,拿下这一山岭,秦国退兵,晋国复得。晋人为祭祀阵亡军人在此修庙,是为今日之晋师庙。晋国灭亡后,此地即属韩国。长平之战前后,秦国白起将军的军队就驻扎在晋师庙梁南边的另一个山脉,今洛川县洪福梁一带,一直虎视着韩师。白起将军被秦昭王赐死,秦军将士为纪念白起将军,在今洪福梁最高山头为白起将军立祠,是为今日之洛川县洪福梁乡的白起祠峁。晋师庙梁是山西通往甘肃通商大道的必经之地,山势险峻,道路崎岖,人烟稀少,长期以往成了强人出没,杀人越货的地方。

大雪封道,坡陡路滑,翻越晋师庙梁甚是艰难。跌倒了,爬起来,爬起来,再跌倒,跌跌爬爬不计其数。镖队一行人马人人心里明白,大雪、寒冷、跌爬都算不了什么,最操心的是突然间冒出来一伙强人。一路上没有人说话,只有骡马的喘息声和马车在雪地上行走发出的吱吖声。有惊无险,黄昏时分,翻过了晋师庙梁。不多时辰,隐隐约约看到了曲家湾镇,马夫等众人的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屈家湾是宜川至庆阳通商大道上的一个大镇,商铺林立,一派繁华。然而,繁华没有带给王家父子喜悦,他们正在思索着如果应对繁华背后的腐恶。

话说这曲家湾镇上有一大户张姓人家,生有五个儿子,开有一号油坊一号客栈。那五个儿子,依序起名大虎、二虎、三虎、四虎、五虎。张家请了一位拳师,从小教习他们武功,长大后每人都有一段身手,个个凶神恶煞,当地人称“五只虎”。这“五只虎”长相恶煞倒也作罢,可恶的是他们不行正义,专做黑心买卖。欺行霸市,强买强卖,吃客宰客,杀人越货,劫掠过往客商。张家财丰人悍,当地人家,过往客商,任凭宰割,敢怒不敢言。

说曹操曹操到。迎面来了一伙五人,领头的是个大胖子,一脸络腮胡子。其余四个中等身材,黑油的脸。那个大胖子正是张家大虎,依次是二虎、三虎、四虎、五虎。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王乃祥缓步上前施礼,斯文地说道:“鄙人王乃祥,路过贵地,还请大哥高抬贵手”。“五只虎”听到王乃祥的名字,先是一愣,随后嘀咕了一会,诡异地一笑。大虎说道:“原来是王大哥呀,小弟张大虎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王大哥海涵。这天色已晚,家有客栈一处,委屈王大哥一行前往用膳歇脚”。话音未落,便上前拦在了王乃祥一行人的前面。这哪里是请,分明是劫。王乃祥内心思忖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以不变应万变,随便他们。

王乃祥一行人马跟随“五只虎”向客栈行去,不多时分便看到了客栈。虽说天色昏暗,王乃祥还是看见了,客栈大门的墙上有人影晃动。王乃祥给两个儿子使了一个眼色,提醒他们“五只虎”有阴谋,两个儿子立马警觉,紧随其后。

到了客栈门口,大虎前去叩门。门刚一开,大虎便飞也似地闪了进去。几乎与开门的同时,客栈大门房顶飞落下了一块巨石,不偏不斜,对准王乃祥的头砸了下来。王乃祥身子一闪,举手将巨石推向大门一侧。巨石砸在了大门的墙上,只听得轰隆一声,大门的墙被砸塌了。大虎急忙上前,满脸堆笑地说道:“让大哥受惊了”。王乃祥道:“你这客栈太旧,墙不结实,该收拾一下了。”大虎一边连声说是,一边将王乃祥让进账房。大虎让座,王乃祥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,装了一锅旱烟,点着吸了起来。张大虎一边招呼着王乃祥,一边吩咐下人帮着镖队卸套,安顿客人住店吃饭。那些下人,个个有眼色。饭菜丰盛,热气腾腾。房间整洁,还有旺旺的火盆。草料精细,夜间应时添加。“五只虎”绝不可能就此作罢,王家父子不敢睡死,轮番听着店内动静。翻山越岭,走了一天,挺累的。夜来无事,镖队一行人马美美地歇息了一宿。

第二天一早,店里伙计侍侯镖队洗脸吃饭,套马拴车,殷情依旧。王乃祥一直担心,“五只虎”在打镖的主意,现在镖安全了,“五只虎”会轻易放走镖队吗?一定还有把戏。以防不测,王乃祥避开张家上下人等的耳目,悄悄地将一对铁别帮别在了自己的腰间。别帮为何物?别帮就是为了加高驮子多驮货物,在驮子帮边与货物之间播上的两根尺把长的棍子。不同的是寻常脚户的别帮是木头的,而王乃祥的别帮是铁的。打造两根铁别帮的目的就是一般情况下实用,特殊情况下当作武器防身。

镖队一切准备停当,王乃祥吆喝客栈伙计结账,伙计告诉王乃祥,账房在隔壁油房,让到隔壁结账。王乃祥径直到了隔壁油房,走进账房,打招呼结账。账房先生态度极为热情,让坐让茶后,噼噼叭叭打了一阵算盘,报出的店钱比正常店钱高出了数十倍。王乃祥心里明白,这是“五只虎”的圈套。不认吧,“五只虎”不是善茬。认了吧,曲家湾是镖队的必经之路,此次就为以后立下了规矩。王乃祥定了定神,装了一袋烟,取出火镰,撕好棉絮,劈着火,慢腾腾地点着烟抽了起来。抽了一阵,长吐了一口烟后说道:“这账没有算对,请你再算一遍。”账房先生噼噼叭叭又是一阵算盘,报出的还是刚才的店钱。王乃祥又吐了一口烟说道:“还不对,再算”。如此三番,账房先生急了,操起手边的铁锤向王王乃祥砸来。王乃祥眼疾手快,身子一偏,从腰间拔出那双铁别帮,就势接住秤锤,手腕一翻,将秤锤扔了回去。不过,扔回去的秤锤不是砸向账房先生,而是砸向了一口装满油的大油瓮。油瓮被打成了数片,油顷刻流了一地。

账房先生没有料到,会是这样一番景象,立刻喊叫起来。“五只虎”随着喊叫声跳到了院子,各持器械摆好了格斗的阵势。王乃祥双手各执一铁别帮也跳到了院子,秤锤秤杆听到动静已赶了过来。瞬间,油房院上演了一场王家父子对阵“五只虎”的打斗。“五只虎”一拥而上,刀枪棍棒,忽忽作响,削砍劈刺,直扑王家父子。王家父子蹲跳闪让,一一过招。没过几招,四虎五虎趴在了地上。又过了几招,二虎三虎也趴下了。大虎自知力不能敌,不得不跪地求饶。王乃祥说道,饶尔等可以,从此以后不得与王家镖局为敌。五虎连忙应诺,感谢不杀之恩。匪有匪道,“五只虎”还真是黑道上的人物,服输认栽,店钱好算,油瓮不提。此后王家镖队往来曲家湾住店吃饭,服务热情周到,结账公里公道。

镖队一路西行,第二天晚上歇脚大申号。大申号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故居,村镇不大,民风淳朴。王乃祥一行人等来到了一家客栈,店家招呼住店吃饭。饭菜不算丰盛,却也干净可口。客房不很宽敞,却也整洁。炕烧的热呼呼的,房间还生了一盆木炭火。王乃祥虽不是饱学之士,胸中却还有一些文墨。此夜月明星稀,王乃祥巡查完镖队车驮之后,来到院中,仰望一轮皓月,不由自主地吟出了杜甫的羌村感怀:

群鸡正乱叫,客至鸡斗争。

驱鸡上树木,始闻叩柴荆。

父老四五人,问我久远行。

手中各有携,倾榼浊复清。

苦辞酒味薄,黍地无人耕。

兵戈既未息,儿童尽东征。

请为父老歌,艰难愧深情。

歌罢仰天叹,四座泪纵横。

第三天,镖队一路西行,翻山越岭。日落时分,远处望见了八卦寺的塔影。八卦塔始建于明代,当初两淮盐商来往于盐池,见此处地广人稀,易于开垦,便纷纷在此垦荒屯田。时常日久,这一带的人口多了起来。商人们出于心理需求,遂大修寺庙佛塔,以祈求保佑。盐商们先后修了八座佛塔,佛塔选址形如太极八卦,故取名八卦寺。明清两代这里村庄稠密,甚是繁华。不想到了清末,回民暴乱,将这里的汉人杀了个净光,使这一带变成了荒芜废墟。左宗棠平叛回民暴乱,一路追杀。来到这里,看到遍地都是白骨,便命令士兵将散落的白骨收敛一处,这就是现在人们看到的白骨堆。

镖队行到八卦寺时,天色渐渐暗淡下来。王乃祥想找一家客店住下,可眼下连一户人家都没有发现。天全黑透了,不远处隐约发现了一处灯火。王乃祥想打探一下消息,便走到门口,轻轻的敲了敲门,只听到屋内一老妇人问道:“谁呀”。王乃祥答道:“赶脚的,相求借个火,抽袋烟”。门打开了,可老妇人并没有让王乃祥进屋的意思。王乃祥很识相,没有进屋,屈膝蹲在了门口,拿出烟袋装起了烟。片刻,老妇人递火出来了。让王乃祥没想到的是,红红的火炭不是用火著夹着的,而且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的。王乃祥立刻明白,此老妇人是道中人。王乃祥不敢失礼,赶忙卷起自己的裤腿,用拇指与食指接住火炭放在自己膝盖上,先道谢,再点烟。烟点着后,王乃祥狠狠地吸了两口,便将烟灭掉,开始与老妇人拉话。王乃祥通报了自己的姓名,告知了自己的营生。老妇人告诉王乃祥,此处没有人家,也没有客店,只有自己一人。但镖队可以歇脚,自己的后院有住的地方,人畜所需一应物什俱全,只是需要客家自己动手。王乃祥给老妇人深深地鞠了个躬,再次表示感谢后退身离去,招呼镖队进院歇脚。镖队进得后院,果如老妇人所言,院子宽敞,居室洁净,人畜一应所需齐备。这一夜甚是安静,镖队人员休息的很好,牲畜草足料饱。

第二天早起后,王乃祥招呼一行人起床造饭,拴车套马,打扫庭院,一应物什放回原处,行程收拾停当,只待出发。王乃祥只身来到前院与老妇人道别,庄重地向老妇人行完作揖礼,一番道谢的话后说道:“烦劳庄主,请给在下结账”。老妇人言道:“老妇并非庄主,乃一萍踪浪迹之人,偶然来到这里,见是一处好地方,便多住了一些时日。老妇不是生意场人,结的什么账!能结识客官已经很高兴了。”王乃祥又一次给老妇人行礼道:“在下为了生活计,承蒙照应。足下这条路是在下常走之路,日后还望多加关照”。老妇人道:“与客官虽只有一面之交,确实也有几分敬意。临别无他物可赠,只将老妇平日所佩短刀一柄送与客官。西去庆阳还有几驿,一路时有强人出没,客官自当多留心机。不过他们的头领与老妇有些故交,若与他们相遇,可以佩刀相示。虽不敢言作用多大,实可以少去许多麻烦”。言罢,解下腰间佩刀赠与王乃祥。王乃祥接过短刀仔细端详,铜鞘错金,云纹图案,鞘的两边各镶一块黑色玉石蝙蝠图案。王乃祥此时顿悟,眼前此人正是江湖上负有盛名的“黑蝙蝠”。王乃祥再一次恭恭敬敬地作揖道谢。

有了“黑蝙蝠”的信物,王乃祥一下子心放宽了许多。西去庆阳,虽说不是一帆风顺,但“黑蝙蝠”佩刀确实帮了很大的忙。这一趟过来,宜川到庆阳的镖路算是打通了,日后王家镖局的生意也越来越火。

王乃祥不但武功高强,品德高尚,也是一把持家好手。辛勤劳作,精打细算,家道与日中升。没过几年,买田置产,扩基建厅,将家业推向了鼎盛。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在线视频
广告位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17629032517
邮箱:765344365@qq.com
热销产品
规格: 70
价格: ¥138.00
销量: 17856
规格: 75
价格: ¥148.00
销量: 20854
规格: 80
价格: ¥158.00
销量: 21854
规格: 85
价格: ¥168.00
销量: 19855
规格: 70
价格: ¥128.00
销量: 4326
规格: 75
价格: ¥138.00
销量: 2563
规格: 80
价格: ¥148.00
销量: 2364
规格: 85
价格: ¥158.00
销量: 3126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我的收藏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